阳泉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海藍小說煙雨中的劍花

发布时间:2019-10-12 15:38:13 编辑:笔名

  我曾经相当纠结,为“烟雨”这个词,而大费周章我幼稚地以为“烟雨”就是烟的样子像雨,或者烟和雨于是我的腦海里常因此浮出這樣的畫面:在朦朦的細雨里,在山之隅,叢林深處,騰起裊裊炊煙抑或是,在夏日的乡村,为驱赶蚊蝇,而点起的芦棒或者稻草这样的定势最终被“烟雨江南”这个颇有诗意的名字打破

  第一次与之近距离接触,始于古龙的小说《剑花烟雨江南》,而从脑海里推出的最初的画面,便是一个人桀骜的背影,一把残破的孤独的剑,还有绵延不断细雨甚至还会臆想他的别一只闲置的手应该也得做点什么,比如捏着一片落叶,或者手执一壶酒而他更应该就在长江的渡口,有一艘船,缆绳系在岸边的树桩上没有送别的人群,也没有可以栖息的长亭短亭

  如果你此时给他一个长镜头,你还应该注意他的衣袂,临风飘飘而他的身影在如烟的细雨里,淡成一抹剪影,如一朵莲花在荡漾的水面下,摇曳不定或许还会有幽幽的琴声如泣如诉,欲送还留那么作为镜头前的主角,此刻应该做些什么呢在古龙的笔下,他应该如匹狼,孤独而坚毅,他不会回头,而是直接走向船头,也许他会咬着牙,甚至有一滴泪不经意地滑落而在金庸的笔下,他则应该是不羁的落拓的甚至带着小抒情的浪子他会拿起一柄箫,那一刻山河为之陶醉

  可惜,他是在我的笔下,他就是一个人,一排脚印,一艘船,他的梦里,只有江湖,只有江南

  就这样,他在江南一待就是四年并在四年后搭着更破的船,握着更锈的剑,载着一身风霜,黯然归来曾经的过往,被打包封存,不忍也不愿再触及那段记忆更未想过,还会回到江南,再一次站在江南的烟雨中

  归隐的日子,平淡而乏味,少不了柴米油盐酱醋,少不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当然他还会娶妻生子,偶尔喝些老酒,偶尔也在醉酒的时候,零星地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像故事,又不像故事偶尔也会在夜阑人静时分,偷偷地取出锈剑,抚了又抚在他的眼里,这柄如落叶般无用的剑,却像情人,像知己,或像子女而他,又常常在梦中惊醒,为什么会惊醒还有什么事隐藏在他的内心深处,而以噩梦的形式,不断搅扰他的清梦呢

  “平淡未必不好”他对自己说儿子像翩舞的蝴蝶,他望着他童稚的烂漫,偶尔会露出会心的笑,甚至兴致高的时候,还会把儿子抱在膝盖上,耐心地讲着儿子听不懂的故事而妻子,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在树荫下静静地纺着纱渐渐他已习惯这样的生活,淡忘了那把锈剑,也不再午夜惊醒他渐渐成了别人眼中的阿三,或者是路人甲

  然则谁也不能预见未来,想象中的情节,很可能在下一秒,就被彻底打破

  就在某日夜深时分,月色还是如同往日,清辉不偏不倚地洒落在窗前而他却未能安然入梦,一阵细碎的足音打破夜的宁静他攸然而醒,翻身而起,迅速从床下极隐蔽的角落取出那柄锈剑,蹑脚而出,轻声地开门并再小心地关上然后他蹭地一声串上屋顶是时,明月更圆更满,桂树在屋檐旁正开着一树的桂花,而他视线却盯着月光深处的一个身影,白衣飘飘她迎向他的目光,轻声说:“我终于找到你了”他叹口气,摇了摇头:“你终于还是来了”她缓缓地向他走来,如枚轻盈的燕子镜头在瞬间拉近:她有着精致得令人惊异的美丽此刻,她微启着双唇:“江南在等你,别忘记你心中的烟雨”

  接下来,他在门前的水井边磨了一夜的剑,一直磨到公鸡报晓,旭日东升当第一缕阳光转到井前,转到那柄剑上刺目的光芒立刻点燃了一树的桂花,也惊醒了屋内的妻子她披上衣服揉着睡眼从屋内急步走出来,在他的身后站住他没有回头她久久地盯着他的后背,最后轻声说了一句:“你要走”还未说完,泪水便已无声地从她的眼角滑落他依然没有回头,只是缓缓地举起那柄剑,仔细地擦试着过了良久,他才嘟噜一句“是,”他转一下头,“马上就走很快就会回来”他叹息着,站起身,从女人的边经过,径直向屋内走去

  女人跟着他回到屋内只见他轻声走到床前,俯下身子贴近儿子熟睡中如苹果般红扑扑的脸一双眼睛饱含柔情,如一团轻柔的云絮,如一阵绵绵的细雨儿子脸上漾起一汪浅浅的笑靥,嘴巴咕咙一下,又转头睡去他的眉头轻皱了下,眼睫毛微微地颤动扭头时陡地瞥见女人站在身后,身子顿时凝滞起来,他轻叹一声低头蹑足从床边走了出来

  女人再次打破沉默:“吃过中饭再走,好么”目光近乎哀求他望着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虽已秋天,仍很燥热,桂树上传来持续不断的蝉鸣,远处牧牛的号子声时断时续屋内女人正忙着为他收拾行李,而屋外儿子则围着他的脖子,闹着也要去江南他无限怜爱地抚着儿子的头,只是摇头

  日已偏西,霞光在天空浓浓一抹,便殷红了一片他紧紧握着剑柄,顶着江风,立在船头,向江南岸的方向,推出迷茫空洞的视线船缓行着,在奔涌的江水里,时起时伏

  日终落西山,暮色铺天盖地,苍茫的洪流中响彻浪涛的咆哮乱石垒砌的岸边,在迷朦的轻烟里,时浓时淡南来北往的人群,在岸边投下匆匆的身影他拖着慵懒的脚步,随着人流挤出港口“娘稀匹,哎唷,你踩到我了”“是你往我这儿靠哎唷!”他从两个扭在一起的人身旁走过没有停留,更没有侧目,他只是默默地走着,远离喧嚣,远离那些人间的闹剧

  一轮月色已从东逝的水尽头,浮了上来江阴港的官道已在眼前他仰头看了看被月色染白的浮云,叹息了一声转首见一人着白衣,骑一马牵一马,立于官道边马上人冲他点头示意他摆摆手,径直走向前去,一跃上马两人相视一笑后打马而去

  风雨楼是江阴第一楼,据传该楼始建于宋,蒙古南下时,被战火毁于一旦后在明初由陈姓富商,在原址依原貌建成这里的酒是贵州专供,绛香型汾酒,酒香四溢,味醇韵远这里的菜更是一绝,属于杭帮系,精致而富有风味江南大侠风林、湖北女侠叶知秋及江南诸多知名人士在此设宴为他接风他就是昔年横行江南的剑客随风

  风林将杯中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豪声说:“随风,你能回来,我真是太高兴了来干”说着又端起酒壶斟满酒拉着随风喝酒叶知秋和林阳光,则就着某个话题谈得正欢那边厢钵水则和密码就一首诗的出处,争论不休随风站起来,双手前伸示意后仰头一饮而尽,他拍了拍风林那宽阔的肩膀后,默默坐下是时窗外送来琵琶声,时断时续,清丽淒婉的歌声如泣如呜

  写到这里,我突然很想停笔,出于对腥风血雨的厌倦,或是对某种尔虞我诈的排斥这时长镜头推出一组泛黄的映像:一座如园林般精致幽雅的宅院里,尸体横生,血流遍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正抱着随风的腿哭诉着求饶:“大侠,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求求你”他努力抬着被恐惧占据的脸,本来应该烂漫的年龄,却已布满了沧桑随风将视线推向远方,握剑的手开始微微颤抖叶间语跃将过来,向随风略一示意后,刀锋横着一挥,空中便闪过一片血花“不”随风嘴唇剧烈地抖动着,眼睁睁地看成着这幼小的生命,如一朵萎谢的烟火,瞬间零落“这就是江湖”叶而语将刀尖的血滴轻轻弹去“这就是江湖…”随风机械地重复着

  “小心”随着一声尖叫,随风转首间便看到一朵红云飘来,而其身后紧随而来的是——“漫天花雨”,蜀中唐门独门杀着两声尖叫随之弥漫在空气中,落入怀中的却不是暗器,而是身穿紧身红衣,溅着血花的身体,仍然柔软而温暖,而那对本清澈的明眸却已渐渐褪去光彩与此同时,同样中了暗器的叶而语奋尽最后的力气把刀掷向暗器飞来的方向在厉风中,叶而语,那个偷袭的人,一起倒下

  随风抱着“娇娘子”红颜的尸体,也不知道呆坐了多久,更没有注意到,周围早聚集了许多人无论她生前如何美丽生动,躺下后,是如此冰冷如此苍白,而又感觉如此遥远

  “何谓江湖”酒席散尽后,当随风和风林坐在就近的听雨轩时,随风这样问风林

  “江湖…”风林沉呤着,眼睛定定看着西斜的明月一阵清风拂过,垂在轩檐下的柳枝便柔柔地摆动起来,却有一片叶子不经意间落了下来,在风中打了个旋后刚好落在风林的衣襟上风林用手捏住,抬头对随风说:“诺,如这片叶子,它便江湖”

  隔日,恰逢湖北女侠叶知秋的生日,在苏州虎丘山附近的得月楼设宴庆生各路英雄均收到生日帖,纷纷前来道贺,一时得月楼人声鼎沸,人流湍动酒楼外江南帮各坛成员纷纷加强戒备而风林等人则负责接待来贺名流这时,我的笔不由犹疑起来,该如何结笔,是给英雄一个完美的收宫,还是给他一个无尽的遗憾抑或来个余辉斜照的榆树下,女人和儿子望穿秋水的视线这时我突然就想起一句台词:“出来混,尽早是要还的”是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是夜,酒兴正酣,随风随手端起酒杯举头就饮,却全然未留意一个神秘人弹进酒杯的物什

  在朦胧中,随风似乎看到女人为他温酒的背影,更感觉儿子正围住他的脖子然而这感觉又似乎不对“随风,随风”他在风林奋力的摇晃中醒来,一种剧痛从腹部下迅猛地延伸喉部强烈的呕吐感使他不由张口就吐,一股鲜血如倾盆之雨急洒在风林的身前

  “风林,风林”随风挣扎着抓住风林的衣襟:“请你帮我,咳咳,帮我,把这块玉捎给,捎给,”伴随一阵剧烈的咳嗽,嘴角又喷出一口鲜血,“我的女人,并嘱咐她,带大儿子”喘息了一下,又接着说:“不准为我报仇”说完,拽着衣襟的手如一枚叶子,缓缓地垂了下来,眼睛随之闭上眼角挂着一滴泪,在烛光下,闪闪发光…

  写到这里,我不由沉思起来,我们在虚构故事的时候,谁又在虚构着我们呢一封庆生的邀请帖,引发江南群雄纷纷应帖,道贺这本是轻松的活儿,却也让我很伤脑筋镜头这时推出这样的画面,帮主在接过鲜花时,给我斟了满满一杯酒,群豪们,更是兴致昂扬整个江南地板都快蹦穿了然而事实却是,为吸引大家的目光,我编织了虚幻却又如此伤感的故事这岂不是大煞风景其实不然,窃以为,庆生帖只是诱饵,是为了钓出各路才子才女视之若宝的华章,从而在烟雨中绽放一空绚丽的烟火就像一支曲子,没有坎离音阶,没有起伏的旋律,怎显出动人的调子呢有鉴于此,我得拉低一个音阶,如将一张弓拉紧,而离弦之箭,刚交给林间阳光,完美的一拍,留历史一个经久不绝的回响

  共 40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曾经相当纠结,为“烟雨”这个词,而大费周章”正如这种纠结,作者以飞扬的思维,掠过古龙、金庸小说中不同的江湖传奇角色,把构画出的人物活生生地落于笔端:他就是一个人,一排脚印,一艘船,他的梦里,只有江湖,只有江南故事讲述了一个归隐剑客,也渴望平淡的生活,但终于有一天这种平淡被打破,他不顾女人的挽留,重出江湖作者以一种周公梦蝶的想像,始终将自己刻画在故事之中,站在画面的一侧,以纠结排斥的心理,导演着这场血雨腥风最终沉思“我们在虚构故事的时候,谁又在虚构着我们呢”这是一篇意识流作品,作者以极其丰富的想像力,将自己游离于故事内外,为“烟雨中的剑花”注入了万般无奈问好作者,嫣儿

  1楼文友: 06:06:05 我曾经相当纠结,为 烟雨 这个词,而大费周章 正如这种纠结,作者以飞扬的思维,掠过古龙、金庸小说中不同的江湖传奇角色,把构画出的人物活生生地落于笔端:他就是一个人,一排脚印,一艘船,他的梦里,只有江湖,只有江南故事讲述了一个归隐剑客,也渴望平淡的生活,但终于有一天这种平淡被打破,他不顾女人的挽留,重出江湖作者以一种周公梦蝶的想像,始终将自己刻画在故事之中,站在画面的一侧,以纠结排斥的心理,导演着这场血雨腥风最终沉思 我们在虚构故事的时候,谁又在虚构着我们呢 这是一篇意识流作品,作者以极其丰富的想像力,将自己游离于故事内外,为 烟雨中的剑花 注入了万般无奈问好作者

  回复1楼文友: 16:28:4 感谢给了这么多文字的按语,上茶

  2楼文友: 18:49: 7 你疯了,短短几天写那么多,让我们怎么追,想当状元我的加速了,拜拜 在文字的路上我就是自己的品牌,无需谁来作证一切过往再见了,好与不好各自安好

  回复2楼文友: 08:14:59 俺这不是新作,是陈年旧货清仓处理的谢谢

怎样预防颈动脉斑块增长
悦而维生素D滴剂儿童摄入量多少合适
心律失常怎么恢复正常
冠心病症状早期和晚期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