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泉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魔法之徽 第二十六章 加尔斯帮(五)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3:15 编辑:笔名

魔法之徽 第二十六章 加尔斯帮(五)

让我们把时间稍微向前推一点点。

在加尔斯城这样的边境城镇,黑帮不只是一群无业游民聚拢在一起进行违法乱纪的不法机构,它同时还被作为帮助城主管理城内治安的重要助力。由于定位的不同,在功能上,也存在相对较大的差异。然而对于底层人员来说,这个差异什么都不影响。

与任何一个地方的黑帮一样,这些底层人员所负责的,依然不过是定时挨家挨户地去收保护费,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听要打谁就打谁,平时的时候再去跑跑腿之类的,仅此而已。

而曾经站在大门口与文莱思对视的那五个人,正是这样的底层。

他们中的两人今天轮的班是守门,职责也仅仅是守门而已。因为真正会来加尔斯帮的,要么就从偏门进来,要么就是需要大人物专门出门迎接的贵客,任何时候,他们都没有开门的职责。哪怕是在那傻站了半天,被敲门声吵得头晕眼花,他们也不需要开门,也不能开门。

平常这活只不过是无聊而已,大多数时候还挺清闲的,可偏偏轮到他们俩时就遇到了一个脑子有病的傻小子不停地敲门的蠢事。之前倒是也隐约听过抓来了一个小鬼绑在楼里的事,这小子好像就是为了这事找上门来。

可你说你敲门的时候那么有耐心,把血都敲出来了,怎么道格大哥说了几句话你就走了呢?那你到底跑来干什么来的啊?就是觉得我们太清闲了来给哥几个添堵是不是?

总算看这傻小子走远,关上门,客客气气地把道格大哥送上楼,哥俩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作为无缘法师,因而也只接受过启蒙教育的社会闲散人员,遇到这种鬼事自然不会文绉绉地喊什么“不幸啊”,免不了甩几句脏话,以舒缓他们心中对今天的霉运的不满。

可是他们这时并没有想到,今天的霉运,这才只是刚刚开了个头。

再一次听到铁门的响声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没有过多在意。

毕竟之前听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很容易就能听出这个不是敲门声。大概是有只傻鸟不小心撞到了门上,或者被风吹得吱呀吱呀地响了。不管怎么样

,也不关他们的事。

最先注意到问题的是站在左侧的那个人,也许是他对生活常识懂得更多一些,也许是他对细微之处更敏锐一些,总之,他最先想到了那个关键的问题:“这种推开都要废老鼻子劲的巨大铁门,真的会被风吹得吱呀吱呀响吗?”

接着,他还没来得及说出话来,原本应该是向外打开的大门,就这么向内,被推了开来。

“哈啰!有人在吗!”左嘴角一路扯到耳根的怪物就这么大摇大摆地闯进了门来。

“啊呀,你们这里还没有开始流行这种打招呼方式来着。这可不好啊,在远程通讯技术已经发展壮大的世界,居然连哈啰都没有人用,这根本不符合历史的潮流嘛。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钦定哈啰为打招呼的基本方式之一!话说,就没个人来理我一下吗?”

怪物说了一堆在这里无人能理解的话语之后,鬼笑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贴在墙上的两扇大铁门,抬起左手,轻轻一招,两个与其叫铁门,更不如说是大铁块的玩意就这么飞了大概两米之后重重地砸到了地板上,地板的石砖不堪重负,生出了密集的裂纹。

两个铁块本身也发出了“嗡嗡”的轰鸣声,那强烈的重低音让人头晕恶心——这种通常的描述对此刻在场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只有一个人听到了这声音。

“好吵啊。”怪物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冷哼了一声,打了个响指,两个铁块的震动便瞬间停止,他这才回过头,看向刚才被铁门压出裂纹的墙壁,笑容愈发可怖。

两具血肉模糊的人类躯体像两张摊开的大饼一样糊在墙上,背后炸裂开来的赤红水渍并不像常见的影视作品中那样浑浊发黑,反而透出亮晶晶的奇异颜色。可这一切都没能让这画面变得有趣起来,此起彼伏突出的断裂骨骼就像是干裂的土地上长出的白色荆棘。

怪物却愉快似的笑了起来:“这个死了,不过,哎呀?”

怪物走到了门左边的那具人体标本前,精准地掐住了原本应该是脖子的地方,把更加警觉的那个守卫提了起来,毫无力量的人体瘫软地摇晃着,但看起来很明显,他的确要比右边的那张大饼作为一个人来说要完整得多。

怪物松开手,他的脖子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在整个都破破烂烂的身体上,他的脖子显得很突出了。怪物嗤笑一声,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唔……”负责看守大门的不走运的两名底层人员中稍微走运一点的那个人睁开了眼睛,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双眼猩红仿佛魔鬼,脸上是非人笑容的不折不扣的怪物。

“嘿,小兄弟,认得我吗?”怪物的语气非常愉快,每句话的末尾音调都在上扬。

听他这么问了,这名底层人员突然就发现,用泛黄的白色破布遮住左边露出牙床的可怖笑容,把眼睛换成帝国常见的黑白双色,这个怪物,似乎与之前那个满脸稚气的高大小孩有八成相似。是那个小孩的哥哥之类的人吗?底层人员充满恐惧地拼命点了点头。

“你猜错啦。可你还是在点头,明明你以为你没见过我的。”怪物的语气突然温柔起来,不知怎么,却令人觉得他的笑容变得愈发可怖,底层人员几乎因此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你骗我,这很不好。你刚才没有死的原因是一个魔法的加持,永续型的4级魔法,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放在你身上还是蛮稀奇的。你是什么人的魔法侍从,对吗?”

“没,没错。我是二帮主的魔法侍从。”他已经在痛苦与恐惧的折磨下失去了所有多余的想法,更何况本来他也不是个多么坚强的人,因而他只听怪物一问,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什么都说出来了,“二帮主说不信任外面的人,所以都是选本帮的人做魔法侍从的。”

“哦?这种选拔方式也太随便了吧。”怪物露出了不信任的神色,然而动了动手指,便让底层人员说不出话来,自顾自地自言自语起来,“对帝国系法师来说,魔法侍从是提供自己的精神力帮助他施法的重要角色,倘若背叛对法师本人会非常不利,然而却选了这么一个家伙……喂,你们那个二帮主,该不会是个三转法师吧?那大帮主呢?传奇法师?”

“怎么可能。只有二帮主具有施法能力,而他本人,好像也只是二转法师——”

底层人员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从清醒过来开始就一直折磨着他的痛苦和恐惧,终于再次离他远去,而且,永远不会再回来。

“看在你告诉我这些的份上,就不折磨你了哟,感激我吧。”怪物随手把脖子扭出了180度的底层人员的尸体扔到了地上,回过头来,眼睛在他满脸鲜血的映衬下愈发猩红,对被门口的响动惊动,聚拢过来的,拿着五花八门的棍棒刀具的帮众们,露出了笑容。

“你们看到了吗?只要你们像他一样配合,也可以这样毫无痛苦地死去哟?怎么样,是不是超级激动?特别特别想跪下任我处置了?”

悉悉索索的小声议论声响起,他们自然不是在讨论要不要跪下求饶,可是看到两扇大门和门口两人的惨象,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个硬茬子,不是靠耍狠就能吓住的弱鸡,也就没有人愿意大呼小叫去当出头鸟。这个人八成是个法师,那么,还是交给二当家来处理。

就在他们差不多得到了共同的结论的时候,怪物再次开口了:“没有人愿意跪地求饶吗?其实我心情好也许会放了你们哟。不过,既没有人逃跑,也没有人冲上来打我,我也可以认为你们算是很配合地在等死。所以——”

怪物的右嘴角也匪夷所思地咧了起来,两只手前伸,食指伸得笔直,拇指立起,其余三根指头都紧紧地缩了起来,右手食指对准正准备去求援的那个穿得很清凉的瘦子,猛地一抬:“啪!”

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瘦子的后脑勺出现了食指粗细的一个血洞,贯穿到额头,接着,瘦子满脸困惑地回过头来,看着众人的眼神逐渐转化为惊惧,张了张嘴,没说出一句话来,就瘫倒在地上,失去了他年轻的生命。

“你们,知道枪斗术吗?”怪物笑着,保持着先前的手势,跳起了舞来。

他的动作僵硬、古怪、没有丝毫美感,可除了他自己笑得愈来愈癫狂,没有一个人发笑。

景德镇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汕头治疗癫痫病医院
安庆好的白癜风医院
景德镇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汕头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