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泉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神冥屠虐 第五百五十五章 古怪的金瞳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2:39 编辑:笔名

神冥屠虐 第五百五十五章 古怪的金瞳

“呵呵,前辈说笑了,弟子能够运气如此之好,连续数层不需要等待,这已经是让弟子无喜悦的事情了,哪里还敢奢求什么跨层的事情呢?前辈,弟子去了。匕匕?????首?发”金瞳呵呵一笑连连拱手道。

守塔人微微点了点头,金瞳便直接朝着神虚塔走去。而守塔人则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其实金瞳并不知道,这其实是有一些他的手段。真以为金瞳运气这么好?遇到的层数都是没人的吗?这怎么可能,要知道神虚塔每一天都会有若干的弟子前来闯塔,哪里会出现这种空楼的情况?

其实这些都是守塔人的手段,是他跟那些想要闯塔的无名弟子离开这里,称这一层是有人的。即便这些弟子心有疑惑,也不敢多说半个字,那不是找抽吗?没听见墨子画师兄都要叫人家师叔吗?即便他们不太了解守塔人的身份是什么,但是从这一点看,绝对不低,至少也是长老一个层次的,甚至这个长老的地位还不能低了。

所以,金瞳才能够在出来之后,一个劲的闯下一层,这其都是守塔人的帮助。不过也根本没有人敢说他一个字,是长老也不可能。这守塔人的身份实在是太过神秘,根本没有人愿意去得罪他,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弟子而得罪这个高深莫测,是府主遇到了也有三分尊敬的守塔人。

当然了,这件事谁也不明白,因为守塔人很聪明,他跟金瞳对话的时候的,大部分都是传音,其他人也不知道,金瞳也算是低调,并没有太过张扬自己的层数。毕竟一方面他的地位太低,只是黄字一年的弟子,跟一些玄字或者地字的弟子相差太远。即便实力要他们强大太多,但是黄字一年的弟子是黄字一年的弟子,除非你能够越级,否则的话,你依旧只是个身份最低的黄字弟子罢了。

当然了,很多人是根本不理解,或者说有心人也发现了金瞳的不对劲,因为他们发现,金瞳总是在神虚塔转悠,进进出出,不知道真正在干些什么。如果他们知道了金瞳其实只在闯塔的话,恐怕真的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但是很明显,他们虽然都怀疑,但是却也不敢肯定金瞳是真的一层一层的在闯塔而不是再闲逛。

当然了,他们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其实他们心里也是有数的,他们知道,金瞳绝对不可能闲逛,否则的话,第一个不饶他的是守塔人了。别看平时守塔人不管事,但是真的要较真的话,谁也逃不过他的法眼,金瞳也是如此。

毕竟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身为神虚塔的守塔人,会为了一个黄字的弟子来欺骗广大的神虚弟子。这是不可能且根本不现实的。

但是事实是如此,即便他们再不愿意相信,事实是如此。守塔人还真的是为了金瞳而欺骗了众人,称层楼有人,而留给了金瞳闯塔的时间和空隙。

“前辈,麻烦了,第七十三层可有人?”这个时候一名弟子走到守塔人的跟前十分客气道。

“七十三层?有,有人,你不能进去。有人在里面闯塔,你还是等等吧。”守塔人看都没有看对方一样,直截了当道。

“啊?居然有人了,这,好吧,多谢前辈。”那名弟子显然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时候七十三层还是有人的,毕竟这实在是不太符合常理。因为他是一名老手,已经来了神虚塔不知道多少次了。他也闯了这七十三层很多次,但是他也没想到,这一次却吃了闭门羹。要知道,他可是一名天字的弟子,即便名头不如墨子画和墨子烟,但是也相差无几了。毕竟大家都是天字弟子,其身份地位都是异常之高的。

但是,这名弟子即便心有疑惑,但是却也不敢当面说出来,说出来是找死,或者说不要命了。没看见对面坐着的是谁吗?其他年轻的弟子或许不知道,但是他身为天字弟子,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守塔人是何人?

尽管他真实身份到现在还只是个谜题,但是他还是知道一些流言片语的。也自然知道这个老者是神虚学府绝不能得罪的人之一,所以,心有疑惑,却也只好无奈第摇了摇头离开了这里。

“小子,老头我为了你可谓是这张老脸都不要了,你可一定要尽快闯到八十层以啊!”守塔人抬头看了看金瞳消失的那个地方心里想到。

当然,金瞳也并没有让他失望,不多时便闯过了走了出来,依旧是那样子走到守塔人的跟前,轻声细语道“前辈,这第七十二层不辱使命的闯过了,这七十三层可有人么?”

“没,没人,你直接进去吧。”守塔人连连摇头,恨不得将金瞳直接塞进去不要出来了吗,反正只要有弟子来闯塔,或者是金瞳下面要闯的塔,守塔人都给金瞳拦了下来,决不让任何人去打扰到金瞳,照顾的无微不至。

金瞳点头道“嗯,多谢前辈,弟子这去了。”

于是金瞳再一次消失在了原地,其他远远看过来的众弟子个个议论纷纷,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相信,金瞳能够坚持到现在而并没有失败。因为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怎么会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然而想象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干的。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他们最看不起的人却是一个他们绝对遥不可及的人。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战胜的存在。

“喂,你说,那个总是进进出出的小子到底是在干什么?为何守塔老头对他态度这么好?跟我们完全不一样?”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也不是瞎子,看也看得出来这绝对有问题,你没看见守塔人对那小子露出的笑容吗?虽然露出好了一道大黄牙,但是这笑容却是并没有任何的作假,或者说非常的真实。这倒是让我有一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说的也是,我在这神虚学府这么多年,是这神虚塔也是闯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顽固不化的老家伙对谁露出如此和颜悦色的笑容

,看样子,这个小子绝对不简单,或者,绝不是我们看到都那么简单。”

“唉,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怪的地方,那个小子可是一直在闯塔的,但是,哪里有怎么多层塔让他闯?你们说,会不会是这小子作弊?嗯?或者,他闯的太低了,也不对,昨天我看见他在这里了,但是却一直没有停下,除非是那一层有人了,他才会停下来,否则的话,整整两日,天天都在闯塔,简直不可思议!”

“对了,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发现了这么一个非常不对劲的地方,可是,谁又能说明白呢?你总不会说是守塔人帮他的吧?”

“这个,谁又能说的准呢?也许,这小子以前很早认识守塔人了,守塔人也是为了他开小灶。也不对,这神虚塔可是没办法作弊通过的,那么也剩下了一种可能,这小子是凭自己的实力走到现在这一步的。但如果这样的话,那这小子会多厉害啊?这也太夸张了吧?”

“你说的确实不错,但是有一点忽略了,你没发现这最近已经少了不少人了?而这个小子也一直没有停下来,嗯,好像从十来个之前是如此了。但是我却并不太了解这小子到底已经到了哪一步了。所以,我才非常的好,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并且已经闯到了哪一层了。”

“听你这么一说,这还真是怪啊,怎么?问问么?”

“你去问,我才不敢去问那个老家伙呢,肯定要被骂的。”

“我也不敢。”

“你不敢,我敢了么?还记得有一次一个傻不拉唧的跟守塔人叫板,最后被修理的三年下不了床了吗?

玉林治疗牛皮癣费用
河池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平凉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玉林治疗牛皮癣医院
河池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